TILGC

“一统体制与有效治理”矛盾的应对机制

作为所有权力集于一身的中央政府,主要需要完成两项基本任务:
  • 一是为广大百姓提供基本的公共服务,维持政权的长期稳定;
  • 二是保证下放给行政代理人的权力不被滥用,中央的政令能够畅通无阻。

应对机制之一:决策一统性与执行灵活性之间的动态关系

政策实施过程中表现出各种变通现象
地方政府有效治理的能力在很大程度上体现在解决实际问题 时诉诸地方性、社会性、非正式性的种种话语和做法。
中国政府治理过程中存在着决策一统性与执行灵活性、象征性国家与基层治理之间的矛盾
基层政府间共谋行为在很大程度上缓和了一统体制与有效治理间的矛盾,缓和了自上而下的政策在各地实施过程中产生“共振反应”所 可能带来的震荡

应对机制之二:政治教化的礼仪化

  • 这一仪式制度不是从认知上建立了共享观念,而是在象征性符号和动 员机制上建立和制度化了一整套程序规则。
  • 这些仪式性活动并不仅仅是象 征性的,它们对于维系一统体制还有实质性意义。当人们“认认真 真走过场”时,这些行为本身就是对这一体制的顺从和接受。
  • 这些仪式化活动在日常生活中不断地维系、强化了人们相互 间对中央权威的意识和认可。
  • 这些仪式性活动产生 了民众顺从权威的共享知识和同步启动的效果,这正是权力的基础。

应对机制之三:运动型治理机制

从整顿金融市场混乱、整治小金库,到安全生产、 整治市容、反腐运动等各个领域。
特点: 暂时叫停原官僚制常规过程,以政治动员过程替代之,以便超越官僚制 度的组织失败,达到纠偏、规范边界的意图。
  • 中央政府针对官僚制度失败和地方性或局部性偏差的一个重要应对手段是运动型治理机制,即通过运动式的政治动员来贯彻落实自上而下的政策意图。
  • 运动型治理机制是调节一统体制与有效治理间矛盾关系的一个 重要机制。
  • 一旦超越了某种临界度,触动一统体制的神经,灵活性就演变成为偏离甚至对抗。
  • 通过间或的运动来规范这些灵活性的边界,从而在一统体制和有效治理间保持一个动态的平衡。
学术研究着眼于“是什么”和“为什么”的 问题,这并不意味着所谓“为学术而学术”的学风;恰恰相反,这 是对知识的尊重。在我看来,如果没有在扎实研究基础上对现实中 “是什么”和“为什么”的问题做出满意的回答,那么关于“应该 怎么做”的所谓研究只能是空中楼阁水中月,使得学术研究工作流 于空洞无物的清谈说教或成为哗众取宠的道具。